当前位置:锐客

锐客 | 贾耀勇:商业“瘾者”

采访前,锐理君对他的认识也仅停留在百度搜索引擎:14200个相关词条,几乎都与“商业”有关。但是,人生的多样性在于,有人一辈子只能执着于干好一件事情,有人涉猎广泛成为杂家。然而在贾耀勇的对话中,呈现出前后不同的两种轨迹,却同样精彩的人生格局。

人生的多样性在于,有人一辈子只能执着于干好一件事情,有人涉猎广泛成为杂家。然而在贾耀勇的对话中,呈现出前后不同的两种轨迹,却同样精彩的人生格局。

题记

少年时代的贾耀勇是青涩的文学爱好者、小诗人,搞文学社起名“小荷”、办民间期刊,干了所有过去和现在的文学青年都想干而大多没有干的事,在襄阳上初中的他甚至把杂志送到了四川、新疆、陕西、黑龙江等地,以文会友,结识了自己的跨省朋友圈并维系至今。

大学时期的贾耀勇是冒险家,在根本没有自驾一说的90年代初,他与友人骑行600公里,从湖北襄阳到十堰,甚至打算骑到神龙架。那次“前卫”的探险让贾耀勇成功入党,也让不少湖北人知道了他的名字——《湖北日报》报道了他的这次骑行。

就在父母、亲戚、朋友都已经为他设定好了两条看上去可以一帆风顺的道路——要么从文,要么从政之后,不安分的贾耀勇又选择了不走寻常路。

这条路,为贾耀勇的人生画了一条弃文弃政从商的折线。这条路,他一干就是20年,至今仍乐在其中。

 

2016年年底,贾耀勇加盟蓝润地产集团任副总裁一职。

由于经常来此出差,贾耀勇对成都市场并不陌生,但对于成都商业地产圈来说,贾耀勇这个名字似乎稍显生疏。

采访前,锐理君对他的认识也仅停留在百度搜索引擎:14200个相关词条,几乎都与“商业”有关。

在他的个人履历中,全都是赫赫有名的企业和高管职位:

在家电实体行业最为鼎盛的时期,他就职于北京大中电器集团副总经理兼华北分公司总经理,后来又先后履任万达集团商业管理公司招商中心总经理、香港上市公司明发集团运营副总裁、复星集团星浩资本副总裁兼星浩商用总经理,几乎参与并见证了地产行业全盛时期的商业地产发展。此次贾耀勇履职蓝润,分管的商业地产板块恰好与他人生的第二条折线重叠。

弃政从商:90年代初出茅庐的他 就敢开公司并成功摆脱“北漂”身份

或许是年少时种种经历潜移默化的影响,也或许是天生的不安分因子作祟,贾耀勇的从业经历和大多数人不太一样。

在涉足商业地产之前,贾耀勇有三次颠覆性的跨界从业经历:政府机构、高新技术创业圈、家电零售业。几次行业的变化,现在从贾耀勇的嘴里说出来显得云淡风轻,顺其自然,而个中滋味,只有他自己才能体会。在他看来,其中弃政从商或许是最值得回味的一段经历,因为从这里开始,他的能量盒子第一次被真正打开。

襄樊市政府机关外经委秘书,这是贾耀勇的第一份工作。源于从小对历史政论、文学艺术的热爱,他凭借洞悉思辨的逻辑思维以及善于言辞的口才而深受领导青睐,在外贸公司担任进出口部门经理。在90年代的中国,这样一份工作几乎没有任何可挑剔之处,福利好、踏实,有地位。

然而,对贾耀勇来说,却有一个无法接受的致命点:过于按部就班,没有新鲜感。因为在其内心深处始终藏着一份渴望: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没人想到,这个从小热爱文学历史的少年,大学时主修的竟然是国际贸易,他也因此很早便接触到市场经济,参加了广交会、香港经贸洽谈会等前沿市场经济活动,这让他的眼界从襄樊、湖北的内陆城市跳脱开来。加之邓小平南巡讲话的影响,在干了两年多秘书工作后,贾耀勇做了一个“逆天”的决定:放弃干部身份,孤身北上。

尽管父亲反对,“你们拉几个人投一些钱搞一个公司自任总经理,和你中学时代找一帮人搞民间文学社有什么区别呢?”贾耀勇仍不为所动。

创业,这件在当下稀松平常的事,在20年前风投、天使投资人、创业基金缺乏的环境下,却需要足够强大的内心、勇气、眼界以及执行力。

由于看到国内一种叫做MT(金属硫蛋白)护肤产品的市场缺口(其对皮肤中的污染分子的清除作用比当时盛行的SOD强几千倍),贾耀勇与北京医科大学创办了一家高新技术企业,研发技术提取该产品并试图将其投入市场。

贾耀勇担任总经理,小到公司注册、Logo设计,大到找资金、建实验室、搞管理,均由其全权负责。最终公司获得260万投资,并成为北京市重点高新企业,贾耀勇也凭借第一批创业人才引进政策获得了落户北京的资格。如今谈起这件事他依然颇感动容,他说,感恩北京的包容与开放,让他完成了从北漂者到北京人的身份转变。

那一年,他26岁。

然而,最后由于MT提取的造价成本过高,公司未能实现将MT大众护肤品市场化,“但最终广泛应用于皮肤治愈的医疗行业,也算引入了一项新技术吧。”

三个月职场三级跳秘诀 “看到、想到、做到”

用贾耀勇的话来说,创业是一场人生的历练,也是资源的积累。正是因为创业的缘故,2005年,年营业额达百亿、与国美、苏宁、永乐并称四大家电连锁企业的大中电器董事长张大中看中了贾耀勇。

当时,大中电器意图实现全国布局,需要一位在管理、执行等方面都颇具能力的领导人角色,贾耀勇没有任何家电零售业经验,这未尝不是一个风险。张大中仍决定邀请贾耀勇加盟,不过得先从董事长助理做起。

事实证明张大中的决定是正确的。

进入大中电器前三个月,贾耀勇便经历了董事长助理、经营管理总部总监、集团副总经理兼北京分公司总经理的职场三级跳,负责着公司70%以上的经营管理工作。这背后是贾耀勇对商品知识、营销模式、运营利率、客流车流量分析、电器品类分析、坪效分析等各方面专业知识谦逊高效的学习能力以及敢于担责的执行力。

至今令其记忆犹新的,是贾耀勇在做助理时,张大中开会、讲话说到的每个重要点,他不仅要认真听,还会思考并记下来,更重要的是主动敦促各高管执行下去。

这在大多数外人看来是吃力不讨好的,一方面,谁主导谁担责;另一方面,各高管被一个助理敦促着做工作,在人际关系方面异常敏感。

不过,贾耀勇就事论事、敢于担责,这种“执拗、任性”的工作态度恰恰成为他在大中电器被委以重任的重要原因。

“有的人做助理,几十年都只能是助理,但有的人却能从助理提升至更高的平台,差别就在听、想、做之间,你做到哪一步,你的工作境界也就在哪一步。”

或许在最初,张大中便已看到贾耀勇的这一特质。而贾耀勇也尤其感谢这位生命中的贵人对自己的培养与信任。“张大中董事长是我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导师,是他从细节做起的职业态度影响了如今的我。“

这种实干的工作状态在后来从家电零售跨界至万达做商管时,同样帮助贾耀勇迅速进行角色转变。

“这两个行业的个中道理实际是相通的。“当年与万达高级副总裁李耀汉第一次见面时,贾耀勇如是说道:

“商业地产做五万方的城市综合体,电器零售是做5000方的购物中心;万达广场有五层,电器也有5层分布;万达广场有业态分区,电器同样有品类功能分区;万达做每个单店的盈利水平,电器零售则要分析每个品牌的单品牌盈利水平;万达按租金收取,而电器零售则按进店费、销售额扣点提成来做。很多事都是触类旁通。”

于是,大中电器与万达商业的两次跨界从业,“外行人”贾耀勇却总能快速做出亮眼的成绩。在大中电器,他打造推行了“五金工程”、“单店盈利分析”等管理系统,在山东、太原、重庆等地开设分公司,推动大中电器完成全国范围的扩张。

在万达,贾耀勇做招商中心总经理,负责万达在全国迅速布局时期,商业广场的前期开发、规划招商、营销企划等工作。

那是一段值得怀念的“激情燃烧的岁月”,自身爆发出的能量令这个从湖北襄阳走出来的年轻人自我价值感飙升。“一个外地年轻人,在人才济济的北京,并不确定自己能否创出一片天地,而现在我认识到,自己可以做到很多事情。”

触电商业地产到“上瘾”他只想做一个地产界的手艺人

如果没有加入万达,很难说贾耀勇的履历中会不会再增加一次跨界从业经历,不过跨界这个话题在他的字典中将永远定格在商业地产领域内,因为“有瘾”。

意识到这件事,一方面有自主创业、电器零售的过往经历作铺垫,另一方面来自于一个小细节——在大中电器任职时,曾分别与国美董事长黄光裕与苏宁董事长张近东有过交流对话,当时国美已有鹏润地产,苏宁则开发了苏宁广场。

这种通过把商业沉淀的资金用于做房地产开发的类金融模式让贾耀勇意识到,房地产行业的发展前景如此巨大,自己又热衷于商业品牌、招商管理的相关工作,二者为何不能有一个结合点?于是当万达抛来橄榄枝时,贾耀勇欣然接受,自此便情定商业地产至今。

认准商业地产这条路之后,贾耀勇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求知欲,万达让自己掌握了商业地产的招商、管理、标准化模式,但对商铺的销售、运营计划、投资拿地等环节同样想有更深入的了解。

于是,贾耀勇随后又在明发、复星两家公司分别担任运营副总裁、星浩资本副总裁一职,拓宽了其在地产金融、投资开发、销售等环节的知识面,他享受这种被填充的过程,“我喜欢每一个工作都有创造性,挑战性。”

20年的职业生涯,看似漫长。有的人或许会因为期间的一些小成绩傲娇自喜。而贾耀勇却把自己当做“海绵”,一直在不停的“武装”自己,似乎只等一个契机能在商业地产上一展身手。

或许是爱好历史的缘故,贾耀勇希望做一个真正有影响力的标杆项目,完成雁过留声、人过留名的英雄情结,恰似蓝润——这个意图在商业地产上大展拳脚的房企,打算在当前商业地产市场困局中开辟一片新天地,二者一拍即合。

当被问及进入房企的这么些年,有没有想过转型做住宅产品的时候,贾耀勇说,“住宅是标准化产品,真正难做的考手艺的是商业地产。”这或许就是他对于商业地产热情的源泉。

都说商业难做 这次他却要同时挑战8种不同产品模式

蓝润商业全部自持,这恰好给了贾耀勇一个全面考手艺的机会。在其管理的核心部门商业运营中心,需要他对融、投、建、管、退多个环节从整体到细节的把控。

重压与挑战之下,凭借20多年来的积累垫底,贾耀勇先交出了一份为蓝润私人订制的商业运营发展战略,内容涵盖全周期商业研究战略、体验式商业空间战略、自营品牌投资战略、特色业态组合战略、商业管理信息化战略等十二大子战略。

以其中最核心的特色业态组合战略为例,“一个商业的成功,不是光找一个品牌的问题,而是业态组合的问题。”比如餐饮,或许川菜招到一个很响亮的品牌,但如果没有把川菜、湘菜、粤菜各种菜系的有效整合,云南菜等小众品类的引进,并按照菜系、口味、客单价进行有效组合,那么原本承载人气担当重任的川菜馆也将受影响,因为没有为消费者提供更多更好的选择余地。

又如当前大肆风行的儿童业态,某个儿童乐园品牌可能做得很好,但因为旁边没有儿童教育、培训、零售、服务业做组合,没有体验式、人性化空间环境的打造,儿童乐园单个品牌的生存环境也不容乐观。

专注于做商业品牌研究的贾耀勇会对商业品牌有格外的敏感,而全联房地产商会副秘书长的身份也让其能够接触到最前沿的市场理念。他深知自己必须跟紧市场变化,因为“购物中心永远不变的,就是需要一直变化”。

2016年底,蓝润商业俱乐部的首届餐饮行业论坛在锦江宾馆举办,这让越来越多的行业品牌开始关注蓝润商业。蓝润商业俱乐部和蓝润商业研究院正是贾耀勇加盟之后带头成立的,是其继十二大商业战略体系之外,在商业地产领域做出的又一个创新。

前者基于商业地产的相关领域做专题研究,为蓝润商业提供理论基础;后者则通过有计划的举办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蓝润商业俱乐部主题沙龙活动,来提高蓝润商业品牌知名度及美誉度,这对蓝润来说是建立商业品牌知名度的快速通道。

二十年磨一剑,怀揣着对商业地产的深刻理解,贾耀勇打算穷其不惑之年的精力去挖掘出蓝润商业的更大价值。目前贾耀勇已全身心投入到蓝润的高强度工作中,他戏称自己现在是落户北京、安家上海,独自一人“漂“在成都,尽管2017年任务繁重,他不能有丝毫放松。

重中之重的便是蓝润广场318小镇主题街区的成功开业,2007年自驾云游西藏、尼泊尔的经历令他对这个项目尤其热爱。他并不避讳谈到市场上质疑的声音,说区域的人气不够,环境欠佳,但他心中显然已经有对策,318街区的开业时间已计划在今年11月份。

此外,贾耀勇还打算在2017年与商家建立紧密深度的战略合作关系,将“招商”工作转型为“造商”的双赢效果。而此前已见诸报端的蓝润“I MALL”线上线下体系的进一步落地也需要提上日程。

蓝润最终将做成什么样子,这是商业地产市场上的一次问路,也是贾耀勇自我价值的又一次探寻。在贾耀勇目前的设想中,蓝润的8个商业项目(7个成都项目,1个达州项目)将做出差异化、特色化,通过这8个项目可以复制出8条不同模式的产品线。

这个目标是贾耀勇给自己下的“军令状”,它既是贾耀勇计划在蓝润完成的阶段性成果,也是其加入蓝润的最初原因。这次的挑战性显然超越了贾耀勇以往面临的任何一次,然而结果却是最值得期待的。因为当一个天生爱挑战的实干派积蓄了所有能量认定一件事时,其爆发的能量将是前所未有的。

再回首,贾耀勇会用更成熟的话来总结自己的折腾特质,

“从商、从政都是两条可走的道路,甚至会发现曾经原封不动的人最后得到的结果和你目前的一样,但你要知道,人生并不是看最后的结果,而是看走过的道路。跌宕起伏、不断变化的人生肯定比别人丰富。”

分享到:
0条评论

网友评论

还可输入250
发表评论